义乌供应链“升维之战”,刷新618数字纪录

义乌,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也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过去40年里,义乌完成了从“鸡毛换糖”到“世界超市”的成功转型。

如今,经历了疫情的洗礼,面对传统电商用户增长见顶、过往流量红利不再的现实,以及在产品同质化、价格战“内卷”加剧的常态下,不少商家开始意识到,通过提高服务附加值来取胜是个不错的路子,尤其供应链与物流作为交付服务的主要环节,让他们有了更深刻的感知。

因此,除了一场“数字贸易”巨变正在义乌发生之外,另一场“数智供应链”升级也在同步进行。京东物流就是这场变革的重要参与者之一。

物流托底电商“确定性”增长

事实比理论更具说服力。

义乌亿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詹宏磊,在疫情发生前已意识到品牌经营,物流服务尤为重要。他们从2014年开始做电商,这些年下来,先后做过服饰配件、食品、锅具,起初是做非标“档口货”,吃到过早期红利,但在电商平台调整后,他深刻认识到,只有做品牌升级的商品,才符合未来消费和平台主推的趋势。

2017年,詹宏磊从义乌当地中小商品传统发展思路跳出来,聚焦主打自有品牌“康巴赫锅具”。因为过去做其他品类时,为了利润率更高而严控物流成本,导致在货物配送、退换货等环节,出现丢失、损坏、配送不及时、与快递公司沟通不顺畅等一系列问题。

表面上提升了单笔订单的利润,但实际沉默成本非常高。几番折腾后,詹宏磊算清了一笔账:用好的物流服务,看起来单笔费用成本会高些,可它能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差评减少、投诉率变低,店铺评分就能提高,发货加快相应回转资金也会提前,用户信任加强了复购也会增加,自己跟物流公司之间沟通顺畅了,效率也会更高。

服务本质上也是一种商品,“一分钱一分货”,所以在物流交付环节,品牌商家愿意多付出,那就相当于把“售后”前置了,后续可持续经营的压力小很多,形成零售业态的正向循环。服务交付环节,往往“最便宜的,反而是最贵的”。

因此,在京东平台经营康巴赫官方旗舰店时,詹宏磊就毫不犹豫地用上京东物流。如今,他们跟京东物流进行仓配一体业务合作,今年618期间他们40个SKU、10万多商品,分别提前布局到了包括“亚洲一号”在内的京东物流全国仓群,把商品放在离用户最近的地方。

詹宏磊透露,“特别是今年上半年疫情期间,一些地方只有邮政和京东物流还能送,所以更加坚定了与京东物流的合作,不仅能够保障交付,而且跟京东物流长期合作的商家,还会得到一些政策支持,比如,店铺的搜索权重会提高。”

假如电商从产品包装,到流量获取,再到物流交付的整个交易闭环是10分,詹宏磊认为参与竞争的其中物流环节最少要占到4分。

可以说,好的物流服务极大程度上提升了消费者的体验,体验变好了,物流端又能反哺商流端,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

义乌供应链“升维之战”,刷新618数字纪录
图:京东物流仓配车队

 

从2007年自建物流开始,京东物流经过十多年的时间,逐步完成仓配网络对全国7大区几乎所有区县的覆盖,并构建了RDC(区域物流中心)-FDC(前置配送中心)-TDC(城镇配送中心)的多级仓储网络,不同定位,整体覆盖范围和功能不一样,库存深度和满足率也不一样。

今年618期间,京东首次披露了“织网计划”的最新成果:43座“亚洲一号”大型智能物流园区和全国范围内运营约1400个仓库,构成的高度协同多层级物流基础设施和仓配网络。

而义乌和温州作为国家级的物流枢纽,自然也在京东物流的“物流新基建”战略版图中占有一席之地。

新“亚洲一号”映射出底层逻辑

据京东物流供应链规划的负责人张莉介绍,“随着义乌和温州两个‘亚洲一号’在今年618期间投入运营,织网计划在浙江的‘1+3’布局,即‘一主三副’进一步落地,一个省仓和三个二级仓,形成‘业务互补的关系’。未来还有二期、三期等,分步骤、分节奏推进。”

这里说的“一主三副”,是指在浙江形成的以杭州为主仓群,宁波、义乌、温州三处二级仓群构成的区域物流网络,其中义乌“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占地约375亩,建筑面积超32万平方米,相当于40多个世界杯足球场的总面积,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智能物流园区之一,于2019年开始启动筹建到落地投用,历时三年多。

为什么要在浙江省三座城市布局“亚一”?

张莉表示:京东物流布局的整体逻辑,首先是要考虑“下行”需求,也就是当地消费者需求,遵循“第一原则”是要把商品前置在距离消费者最近的仓库;然后就是兼顾“上行”需求,满足当地产业供应链需求,承担货物从当地需要发往全国的诉求。

而这一切,是要基于前期大量的实地调研,并结合当地经济发展情况、居民消费力,以及来自京东零售多年来的数据积累,进行分析测算。拿义乌“亚一”的落地为例,调研发现仅义乌小商品城就有7.5万档口商户,背后关联210万产业链中小微企业,其中大部分是夫妻档、兄弟档的模式,自求薄利多销,有品类无品牌。

如今,不少商家有了品牌经营意识,要做转型升级,而原来的供应链体系转向自有品牌创业时,基础设施配套已难以满足服务需求的提升。因为他们要追求极致的客户体验,打造长效经营模式。

义乌供应链“升维之战”,刷新618数字纪录
义乌忠海电子商务公司负责人在工厂作业

 

上文提到的义乌亿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是典型代表;另一个是主营日用百货的义乌忠海电子商务公司,创始人徐哓靖是位90后,2015年开始创业,做过多家电商平台。2018年,他选择防蚊门帘、家用餐布分别做了自有品牌,在京东开设了自营店铺与京东物流深度捆绑,产品溢价明显高于同行的情况下,一款魔术贴防蚊门帘一天平均能卖两三千条,最多时一天卖三万条。

或许不少人会有疑问:义乌当地的中小商品本身售价低(商品附加值低),加之当地物流价格洼地明显,京东物流凭什么能吸引众中小商家来合作?

在张莉看来,不应该只看到京东物流末端配送的价值,仓配“一体化供应链”的价值才是吸引大家长期合作的关键,全链条中一些成本会低些。比如,义乌当地快递量大,京东物流智能分拣系统不仅服务当地“亚一”,还能赋能生态合作伙伴,改良当地传统仓配体系,用技术手段提高效率,双方合作的“云仓”,符合“经济型”价格带商家需求。

此外,“近水楼台先得月”,与京东物流达成“一体化供应链”合作的商家,能够把自己的商品跟随京东物流提前放到离用户最近的地方,进行就近履约,减少中间环节费用,实现211限时达。据京东物流2022年Q1财报显示,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一体化供应链客户收入为179亿元,占总收入的65.5%,该业务客户数量也由去年同期的4.9万增至5.88万。

“织网计划”带来的稳定性、确定性、可靠性,也是商家选择京东物流的衡量指标。据了解,随着义乌、温州亚一投用,浙江省内京东自营订单当日达或次日达的比例将达约95%,而且浙江省每年家庭使用的约六成食用油及笔记本电脑都将从京东物流仓群发出。

那构建京东物流这样一张“一体化供应链”体系,会带来什么好处?比如,就在今年4-5月上海疫情反复时期,京东物流迅速规划、灵活调配义乌亚一分拣中心的能力,灵活承接上海松江分拣中心的货物处理工作,极大纾解了上海地区的订单处理压力,为整个华东地区的供应链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今,京东物流在浙江“1+3”的布局,更加保障保供体系的独立自主能力,以及辐射周边区域的协同能力。

数智物流步入“开源”时代

尽管“一体化供应链”市场规模超2万亿,但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国内物流市场起步较晚,物流环节冗余,仍然存在成本偏高、效率低,中高端、体系化、集约式物流服务与供应链服务严重不足等诸多问题。尤其是过去谈及“一体化供应链”似乎与中小企业无关,只有大企业“财大气粗”才有实力考虑这个方向。

京东物流脱胎于自营电商业务,从2007年开始投入,2010年实现“211限时达”服务,形成了“自营电商+自建物流”的护城河,而京东物流“向外”服务的势能在进一步拉伸。回顾京东物流过去15年发展历程,一直坚持“科技创新驱动”传统物流进步,让其抓住了“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中的供应链服务契机。

京东物流亚洲一号项目负责人刘今禹举例,通过自主研发的“地狼”AGV搬运机器人,将传统的“人找货”改为“货到人”模式,每个机器人每小时能完成350个订单,比传统方式效率提高了3倍。而义乌“亚一”最大分拣处理能力超过100万件/天。

义乌供应链“升维之战”,刷新618数字纪录
义乌“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地狼”仓

 

正因为京东物流多年来技术积累,使其具备多业态、多场景、多时段的“一体化供应链”服务能力的开放。犹如互联网时代的“开源Web”,给产业互联网带来了数字经济的想象。新消费、新国货品牌,不一定有自建“一体化供应链”体系的实力,但可以重复利用好现有物流体系“大基建”。义乌亿海电商公司是京东物流技术开放的受益者之一。

他们在义乌当地与京东物流合作建立的云仓,正是借助京东物流软件、硬件、系统集成“三位一体”的供应链技术能力,在满足自身业务需求的同时,又可以把该云仓纳入京东物流生态合作伙伴中,作为物流服务运营商当前已经在义乌本地招募了20多家客户。而在没有自己云仓的地方,又能跟随京东物流全国“织网计划”的步伐,灵活组货前置到用户跟前。

不仅是商家,跨平台间的合作,同样极具开放性。

一年前,京东物流与腾讯智慧零售达成战略合作,共建“京腾云仓”,把腾讯私域流量生态的商流,结合京东物流的供应链优势,为微信生态上的中小商家解决了单独找仓成本高的痛点。

在疫情常态化防控的当下,众多企业开始重新审视自身的供应链体系,也让消费者对供应链的价值和作用,有了更加直观的感受。可以说,供应链在保障民生、促进消费、推动产业发展等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被充分展现了出来。基于此,在本届618开放日上,京东首次提出了“供应链价值元年”的概念。

以京东物流为代表的数实融合的供应链物流企业,正在打造一个“开源”的生态,既像乐高积木,在其底层物流模块上,让商家自选符合自身情况的组合进行长效经营;又像一块“海绵”,具有极大的纵深性与柔韧性,在包容、吸收更多合作伙伴的同时,更是经济着陆和产业迭代底部的缓冲。

未来,京东物流的目标是为消费者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的同时,帮助客户做精细化管理,提升产业运营效率,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状态。无论是对于品牌创业者还是中小商家而言,如何搭上这趟高速“顺风车”,将是打赢“供应链”这场升维竞争的关键所在。

浙江作为全国首个“共同富裕建设”示范区,数字经济一直是当地创新产业的支柱,而义乌又是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当地正积极打通“内外贸双循环”统一大市场。在疫情和国际宏观环境刺激下,义乌产业群从“高产量外贸”往“高质量内贸”探索发展,随着京东物流“亚洲一号”在当地的落地,为当地数字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能,而“义乌经验”或再次丰富,并被推向全国。

文章来源:鲸商 | 作者李清乐

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玺承电商资讯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echicheng@xcect.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下午7:49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下午8: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